Skip to main content
摆渡人(Bai Du Ren)

摆渡人(Bai Du Ren)

By JEFF OOI
我把那一串串隽永的话,从书架拿下来,转成闲聊的音频,与君分享,也许会一生受用。

A bilingual Podcast from Malaysia delivered in English and Mandarin. It's about life and lifestyles in a nation in transit from modernity back to the basics.
Listen on
Where to listen
Breaker Logo

Breaker

Google Podcasts Logo

Google Podcasts

Overcast Logo

Overcast

Pocket Casts Logo

Pocket Casts

RadioPublic Logo

RadioPublic

Spotify Logo

Spotify

胡锦昌:填补空白历史
这六字真言,就是胡锦昌写在刘钊伊编著《孙中山在马新》序文的题目。 《光华日报》办完百年大庆之后,正好是辛亥百年之刻,胡锦昌又出了个考题,便是要把孙中山在马新的历史空白填满。 这个任务,他就交给刘钊伊去办。有关孙中山的正史、野史都不放过,统统拿回来研究。 趁着辛亥百年之际,《孙中山在马新》的系列适时推出,把孙中山在马新那些年鼓吹革命,推翻满清政府,华裔如何出钱出力,毁家纾难,一一记载,一一带出南洋的风土人情。 《孙中山在马新》得以出版,胡锦昌有此感叹: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 鸿飞哪复计东西。
07:52
October 15, 2020
刘钊伊:从庇能回看孙中山身边的风云人物
辛亥革命前,孙中山奔走世界各地,在华侨社会中广泛宣传革命思想、建立革命组织。 从 1905 年至 1911 年期间,孙中山多次到访槟城,结识了一批支持革命的有识之士,也在这里召开 “庇能会议“ ,促成三大革命团体,即同盟会槟城分会、槟城阅书报社即《光华日报》的成立。 拜访槟城时,孙中山发表了三民主义的演说,表示若不推翻满清政府,中国必亡。 当时,多数人都不赞同他的革命言论,反而讥讽孙中山,指他 “无父无君”,奶叛逆 “造反“。 然而,这并没有浇熄孙中山的革命热枕,反之他更积极地在当地拓展革命运动。 海外华人研究学者、澳洲阿德莱特大学历史与政治学院兼任讲座教授颜清湟博士指出: “庇能会议“ 在辛亥革命的历史上具有重大的意义,使马来亚的华人在辛亥革命运动的舞台上,扮演者重要的角色。 “从广阔的历史远景来看,如果没有 “庇能会议“ 的召开,就没有黄花岗之役,也就没有同年的武昌起义,那么也就没有辛亥年的革命了。“
17:21
October 15, 2020
杜忠全:老槟城的两个柴埕
槟城的柴埕其实有两处。一个是记忆里的老柴埕,在 Maxwell Road;另一个是现今意义的柴埕,在日落洞的 Bakau Street。 叫做柴埕,应该是在火柴公司从原来的 “柴路头“,搬迁到今日社尾菜市场边侧的大沟渠经营之后的事。 从 19 世纪以来,槟城的柴埕似乎经历了几番迁徙。 原先躲在海墘路里侧的所谓柴埕,从此就被迁移到日落洞 “下洞”(指日落洞邻近市区处)的 Bakau Street,被后人称为 “新柴埕“。 至于老年代的生活里与民生攸戚的烧火柴,乃至其供应源头的柴埕,随着生活条件的逐渐变化,在现代人的生活周遭,早已褪去它鲜明的印象。 岁月流转,跨过了世纪门槛,才发觉原来它们一直都在时,竟然换来老槟城的一脸错愕...
10:01
October 15, 2020
当年、大路后私会党讲义气
陈存生校长说:“我小时候从来没有听过大路后发生 ‘拼阵‘ (械斗)事件,这些都是后期几个年轻人组织起来的,跟我童年是所接触到的私会党相差太远。老一辈的人加入私会党是讲义气的,为调解地方上的纠纷。“ 1976年,正当陈存生退休之时,王永福还曾到相公园陈存生家里做客,跟他聊起过往。 “他这个人很好,是做领袖的人才。人斯斯文文的,从前都由他的手下去办事,自己不出面的!“ 这是一代黑帮领袖给陈存生留下的印象。
12:20
October 14, 2020
日战期间,大路后私会党势力
早年,漂泊南来异乡求生的华人,大部分是劳工阶级,只有少数的商人。他们当中受教育的异常的少。 凭着坚强的耐力和体力,这些华人苦力自耕自食,希望多赚几个钱,汇寄给祖国的亲人。 根据古人讲起,一般人为了谋生,都会参加私会党。 陈存生说,在众多槟榔屿的私会党中,就属大路后王永福的势力最大。 捷茂黄豆潮事件中,王永福派手下驾跑车从重围中救走王友仁,反映王永福当时的势力很大。
10:37
October 14, 2020
陈彦妮:日落洞、大路后、老校长
老一辈的槟城人都知道大路后有个书生陈校长 -- 陈存生。即使不认识他,也听过 “大路”这个名字,看过他在报章写的文章。 素来以 “黑区” 为名的大路后,早年除了这个地方名人、厦语(闽南语)广播人、文坛奇葩,曾成为一时佳话。 毋庸置疑,陈存生是大路后硕果仅存的 “讲古人”,他一开口,大路后早年的社会面貌、帮派历史、革命风气、教育氛围等等,纷纷从他的口中离了出来,活泼自然、鲜活而引人入胜。
15:02
October 13, 2020
新冠病疫和经济流转
《成人笑话》#001 篇 这一轮新冠病疫,丢额给旅游业带来灾难醒的麻烦。 整个供应链好像突然断了,不知几时才能恢复正常。 话说2020年8月,太过普吉岛有个小镇,度假旺季本来就不太好,却又连天下雨,给当地旅游业干活的人带来无限烦恼。 很多人都抓襟见肘,有的更负债累累,非常狼狈。 幸好,小旅馆来了一个阔绰的俄罗斯游客,订了一间房,抛下一张100块欧元。 不得了,旅馆老板、买牛肉屠夫、牛肉批发商、农场主人和当地妓女,都得救了!
03:23
October 9, 2020
邓丽君唱红《月亮代表我的心》背后
谈到所有中文流行曲之中,全世界最 hit、最多人认识、最受欢迎的华人第一经典金曲,一定非邓丽君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莫属。 可是,很多人不知道《月亮代表我的心》的原唱者并非邓丽君,更加不知道邓丽君为什么会翻唱这首歌。 这个邓版本丽君是三个 Tony 的结晶。作曲人是台湾汤尼,编曲人是卢东尼(Antonio "Tony" Arevalo Jr),监制人是 Tony Tang (邓锡泉)。 原唱者是陈芬兰。
07:37
October 9, 2020
欧芙伶 - 全世界的屋顶都在下雨
我很喜欢欧芙伶的文章,非常感性。 在《字恋 - 20、30、40》里,她说: 看见妈妈的背影,我特别能感受到要让妈妈结世界缘, 五百年修得同船渡,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的今生的擦肩而过。 今生能作母女,是前世多少次回头才有这样的缘分。
08:29
October 9, 2020
乡愁、余光中、浪子回头
因为中国的政治演变,余光中随着父母迁居台湾,从此对大陆、对厦门非常的怀念,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思绪,不同的感受。 我中学时期开始接触余光中的作品,他,人在台湾,回首瞻望大陆,写了不少乡愁诗,给我印象深刻。 今天,余光中虽已作古,海峡两岸又再风起云涌,自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余光中乡愁诗的意境,也因时空遽变,成了绝响。 这里,我特别为大家找来,余光中1972年所写的乡愁诗歌,《乡愁》,非常珍贵,是由他亲自朗诵的,听听一下吧
10:41
October 8, 2020
备100口棺材而来的朱镕基
我对朱镕基有至高的敬仰,是因为他一生中,最令人津津乐道的是,他从政是备了棺材而来。 1998年,他留下豪语:“我这里准备了100口棺材,99口留给贪官,一口留给我自己!“ 后来听说,他的棺材只装了43个高官。 他的反腐损害了太多高层的利益,也得罪了太多的人。 所以,最后他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中国的政治舞台。 现在,历史似乎已经把他遗忘了。 2015年,反法西斯纪念70周年的阅兵典礼上,电视机一个镜头匆匆闪过,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出现在天安门,对着镜头,轻轻地挥手。 朱镕基把他一生的时间给了人民,但当局只能给他几秒种、一恍而过的镜头。 历史,毕竟也太残酷了。
11:34
October 6, 2020
孙越:青椒牛肉丝炒饭与罗宋汤
上集提到孙越,我真是欲罢不能。 孙越生前留下几本著作,手上有一本题为《如歌年少 - 孙越》,是讲他33岁进入演艺圈之前的年轻故事。 代序这么写:“天地有感,谁能无情?” 封面设计有句隽永的话: “从大陆到台湾、从战场到戏台; 从远处的炮声隆隆,到近处的锣鼓喧天... 在最动荡的年代,用贫困里的热情点燃梦想, 台上演出一出出戏码、台下演的是自己的人生。“ 这本书,是孙越的青春故事,也是它作梦的最原点。
08:56
October 5, 2020
孙越 - 世间再无搭错车
大家还记得《搭错车》这部电影吗? 我相信世上有场戏比电影更长久,那就是人生这场戏。 孙越有句经典语录,你听过吗?“留一盏灯,给最后回家的人。“ 孙越40年的演艺生涯当中,演过无数个角色,拿过金马影帝。但孙越自己,才是孙越在人间,演过最好的角色。前半生演戏,后半生公益,孙越虽然去了天堂,人间还是一样的月光。 当《酒干倘卖无》的旋律再响起,或许还有人偶尔会想起,世上有个好人,他的名字叫... 孙越。
15:30
October 5, 2020
龙应台之天长地久
2014年12月龙应台辞官,打算回到 “文人安静的书桌”,但却无法写作。 只要提笔,一个冰凉的问题就会浮现:文字,还有用吗? 她说:我们出生在山河破碎的时代里,要怎么思索生命的来和去。
07:52
October 4, 2020